<output id="rpnrr"></output>
    <pre id="rpnrr"><pre id="rpnrr"></pre></pre>
    <dfn id="rpnrr"><progress id="rpnrr"><form id="rpnrr"></form></progress></dfn>

    <address id="rpnrr"></address>
      <pre id="rpnrr"><track id="rpnrr"><strike id="rpnrr"></strike></track></pre>

      易思范

      電商平臺裁員千人、騰訊大幅減持,前新加坡首富焦慮了

      產業報道

      2022年09月30日

        最近,社交平臺上活躍著“蝦皮裁員”的消息。這場裁員來得十分迅疾——開會只用了7分鐘,幾乎涉及到了所有部門,裁員千人,賠償N+2。被裁一周后,有員工還被要求賠償電腦損壞的費用——2500元。“公司已經窮到這個地步了嗎?”有人問。

        被指“吃相難看”的shopee(蝦皮),是東南亞*的電商平臺。其母公司Sea(冬海集團)*時期市值超2000億美元,是亞洲僅次阿里、騰訊的互聯網巨頭。創始人李小冬也在當時超越海底撈的張勇,成為新加坡首富。

        去年,中國互聯網公司開啟了一系列降本增效,而Sea卻用亮眼的總包大舉招人。這個傳聞有著外企般“養老氛圍”的公司,被稱為體制外“上岸”的落腳點,也因此成為諸多互聯網人的“寄托”。但這樣的“寄托”并沒有持續多久。今年9月,這家千億大廠開始大規模裁員。

        “我們部門拉了小群,開始倒數,誰收到HR的消息后,就提前開始在群里跟大家告別。”Shopee員工維維在網上發表了《風暴中心的日志》,記錄了公司裁員的過程。盡管最后他沒有被裁員,但他依然記得Shopee大規模裁員那幾天,大家惶惶恐恐,無心工作。

        最近一年,Sea的股價已經跌去超八成,市值蒸發超過1000多億美元。

        今年9月,已經是“前新加坡首富”的李小冬宣布進入“節衣縮食”模式,領導層不領薪酬,直到公司實現“自給自足”。這個頂著光環的東南亞巨頭從高處跌落,并在某種程度上撕開了內里的虛弱。母公司快速收縮,至今仍在虧損的蝦皮,也在東南亞大本營面臨Lazada、TikTok Shop和SHEIN等新老對手們更猛烈的進攻。

        慢了一拍,但還是來了

        “人在新加坡,剛下飛機,帶著老婆帶著狗,在機場接到電話,當場失業。”這位“失業”人員調侃自己“落地成盒”的段子,流傳甚廣。被取消offer后,他在新加坡依然待了一個月,為自己因騰挪損失的7萬元與蝦皮“扯皮”。

        8月底,蝦皮就因臨時毀約一事鬧得沸沸揚揚。但9月這一場更大規模的裁員,顯示更大的暴風雨或許在后邊。

        一名蝦皮的工作人員表示,之前到公司是先看能把哪個項目結束,現在是看看今天誰還會被裁,是否會輪到自己。

        有人更是總結了Sea這幾個月來裁員的規律:6月份東南亞幾個市場本土運營人員大調整,7月份涉及到產品線,9月游戲業務Garena裁員,電商大促后涉及到電商平臺蝦皮裁員。

        這整個過程,業務端從停止擴張到逐漸縮水,最后裁員范圍還延伸到產品和研發。“互聯網公司裁研發就相當于在熄滅火種。”維維感嘆。這無異于Sea自己按下暫停鍵,讓業務維持*功率運行。

        更早之前已有端倪。一位畢業于國內名牌大學、去年面試過蝦皮崗位的人向《天下網商》表示,面著面著,突然被通知崗位沒了。部分遭遇了同樣事情的人,也對此表示不解:“一會擴張,一會收縮,給人感覺內部很混亂。”

        今年9月15日,李小冬在內部信中指出,高層管理人員將放棄他們的工資,并收緊公司的開支政策 。后者涉及一系列員工福利,譬如員工商務出差只能坐經濟艙,出差期間費用限制在每天30美元,住酒店也限制為每晚150美元,并且取消了餐飲和娛樂費用的報銷。

        互聯網的寒氣蔓延到了每個角落,互聯網打工人又失去了一個“寄托”。

        但這樣的結果,也讓更多人警醒。“在買基金時,軟件總會提醒,該產品超出您的風險承受能力。找工作時候也應該問自己一下,最壞的情況是否能夠接受?”維維寫到。

        有人在接連被騰訊和蝦皮裁員后在社交平臺稱,這個過程中他學會了看公司財報,尤其緊盯員工成本和現金流。“無論任何時候,都可以用基本的商業規律考慮問題,一個不賺錢的業務,被裁的概率肯定高于賺錢的業務,一個不賺錢的公司,裁員概率高于現金流強悍的公司。”

        一位目前在上海的產品經理,恰好提前預判了這樣的結果。曾經有獵頭向他推薦蝦皮,但他并不看好,“經歷過高速擴張的創業公司,會經歷盛極而衰的陣痛。另外他們的業務鋪得也太寬了,先把東南亞電商做好不行嗎?”

        東南亞電商巨頭,踩下急剎車

        危機發生前,這家公司不斷長出新的枝蔓,維系著在資本市場的高估值。

        Sea的前身是一家游戲公司GG game,由“為自己代言”的陳歐在2006年創立,李小冬加入之后,買下陳歐的股份,并一路將它發展壯大??恐跂|南亞代理《英雄聯盟》,Sea穩固了位置。2015年,李小冬又瞅準了東南亞電商市場的空白推出蝦皮,用游戲輸血、燒錢擴張的模式迅速站穩腳跟。Sea 2017年在美股上市,隨后又延伸出支付等業務。

        很少有公司的名頭上,兼具“小淘寶”“小騰訊”的混合名稱。Sea的主營業務橫跨游戲、電商和支付,近年來還打起了外賣的生意,或許未來它還要加上一個“東南亞美團”的頭銜。

        這幾年,但凡對標中國成功互聯網模式的海外公司,總是能引起投資者的興趣。更何況Sea攏括了如此多充滿想象力的賽道。早期在東南亞代理騰訊的游戲后,它又獲得了騰訊的投資,上市時騰訊占股接近40%。

        2020年以來,疫情刺激線上消費高漲,Sea的股價畫出一道陡峭的爬升線。但很快就在去年年底下墜。

        市場似乎在逐漸失去耐心。過去5年,Sea的虧損逐年增大,五年累計虧損66億美元,其中大部分來自電商業務蝦皮。

        原本是天津人、如今已在新加坡定居的李小冬曾稱,做蝦皮的一個契機是“女兒想中國的淘寶”。但要做一個電商平臺,最重要的是規模。這也意味著高投入與可能伴隨的長期虧損。僅今年上半年,蝦皮的調整后凈虧損超過14億美元,而母公司Sea手上的現金還剩下78億美元。

        “在公司內部,我們不認為這是虧損,因為這是個尚未成熟的事業。這類高速成長的業務必須先灌注資金,否則不會成功,對電商來說,規模至關重要。”李小冬說。

        但近期急促而劇烈的轉向,意味著管理層在一定程度上錯判了形勢,輕視了市場風險。

        今年1月份,騰訊宣布減持約30億美元的股份,如今持股18.6%。

        二季度財報是一個更清晰的信號。在經歷了過去幾年的翻倍增長后,Sea二季度營收增長是五年來*的,凈虧損則持續擴大,超過9億美元。

        此前不斷擴張的電商業務蝦皮,二季度190億美元的GMV也低于市場預期,經調整后虧損6.48億美元,持續擴大,*的好消息是,每筆訂單的經調整后虧損幅度減少。

        新業務數字金融SeaMoney增長很快,營收同比翻兩倍達到2.8億美元,但它目前收入貢獻只有不到十分之一,加上此前的增速伴隨著蝦皮擴張而來,當蝦皮出現困境,數字金融業務也可能受阻。

        最關鍵的是,這個龐然大物過去向前運轉的前提,是用“現金牛”游戲業務推動電商這塊逐漸鋪開、阻力頗大的盤子。

        但二季度財報中,Garena游戲業務雖然通過一系列刺激活動保持了活躍用戶的穩定,實際付費玩家卻減少了500萬。另外,每個用戶花的錢也在變少。Garena在2017年推出的一款吃雞游戲《Free fire》火了多年后,陷入平穩期,今年還在印度市場被禁,而新爆款遙遙無期。

        李小冬認為,寒冬將會持續,而Sea 也無法從市場上募集糧草過冬,未來一年多時間的目標是盡快實現正現金流。

        海外戰事生變,守住大本營

        蝦皮需要自己賺錢養家了。今年開始,蝦皮取消了新賣家的免傭政策,還將商家傭金上調了約1%到6%。

        成本增加之外,蝦皮上一些賣家還感受到了訂單下降的壓力。據《藍海億觀網》,有賣家表示,一些訂單只能賺5毛錢,“即使訂單沒有下降,沒有利潤,出單了只是圖個熱鬧”。

        此前Sea在2021年逆勢擴張,開啟全球化戰略,進軍歐美等新市場。將蝦皮在東南亞的成功模式在全球市場復制一遍,換取漂亮的估值,套取糧草彌合內部問題,是一套精明又高明的打法。但今年以來,蝦皮卻在歐洲市場全線撤退,接連關閉了法國站、西班牙站等歐洲主要市場。

        “有些市場才進駐了幾個月,正需要培育市場;有的市場排名非??壳?,卻突然退出。”一位業內人員認為蝦皮的舉動十分魯莽。

        但這種“魯莽”,或許是蝦皮不得已而為之。一方面,在缺乏糧草情況下的擴張本身就無法持續;另一方面,其大本營東南亞市場“后院起火”,如今已成為電商平臺的必爭之地。

        以低價和流量驅動的蝦皮,又被稱為“蝦多多”,進駐了一大批“拼多多買進,蝦多多賣出”的鋪貨型商家。“低價”曾讓它成長為東南亞市場*的電商平臺,但這樣的打法越來越行不通,在品牌化升級的趨勢下十分被動。

        《2021年東南亞電子經濟報告》預計,2025年東南亞電商市場GMV規模將達到2340億美元,超萬億元人民幣。在這個萬億市場,巨頭們早已積蓄力量,虎視眈眈。

        今年以來,老對手Lazada動作頻頻,不僅迎來新的管理團隊,還收到阿里巴巴的13億美元的增資,目前正在加緊物流基建建設。此外,阿里巴巴還將 Lazada和速賣通等平臺整合起來,提高海外業務協同效率。

        Lazada在東南亞的打法更偏向品牌化和用戶體驗?!稏|南亞電商市場8月數據報告》顯示,Lazada 雖總體銷售額不及蝦皮,但客單價9.7美元遠高于后者的2.7美元。糧草與兵馬更充足的Lazada,還在今年宣布將殺入蝦皮退出的歐洲市場。

        去年開始,在歐美市場已經耕耘成熟的SHEIN開始攻入東南亞,已在新加坡等主要國家開設了獨立站。TikTok Shop也在今年以來加大了對東南亞的投入,并已經開出優厚條件爭搶商家。拼多多今年推出的跨境平臺Temu,首站選了更為成熟的美國市場,不排除會擇機殺進東南亞。

        東南亞的電商戰事在變得更為密集。復制國內互聯網打法、從國內互聯網大廠招徠大批員工、學習OKR(關鍵結果考核)等管理方式的蝦皮,來到需要正面硬剛的時刻。只是,在它能夠獨立行走前,背后的Sea還能持續輸血嗎?

      +1

      來源:天下網商 作者:章航英

      推薦文章

      大肚子孕妇高潮喷水系列

      <output id="rpnrr"></output>
        <pre id="rpnrr"><pre id="rpnrr"></pre></pre>
        <dfn id="rpnrr"><progress id="rpnrr"><form id="rpnrr"></form></progress></dfn>

        <address id="rpnrr"></address>
          <pre id="rpnrr"><track id="rpnrr"><strike id="rpnrr"></strike></track></pre>